「荒村附近森林的深處,有一塊墳場」

「而那裡有一座古墓」

「聽說,只要把自己的名字跟自己心儀的對象寫在紙上放在那裡」

「就可以結為連理,永遠幸福」

「呵呵呵」

只要寫上名字,就會詛咒致死。

白髮的孩子,笑了。


「.......」

在噴滿血液的房間內,有著一頭綠色短髮的少年應聲坐倒在地。

「喂...要把你丟下囉」

毫無情感的眼神看著眼前按著腹部動彈不得的夥伴,茶色頭髮的青年用著冰冷的聲線說著。

「...........」

「風谷」

「夠了」

...........

「已經夠了」

綠髮少年帶著強硬卻自暴自棄的語氣制止站在那裡的茶髮少年。

「其實我心裡很明白,我已經沒救了」

「你在說什麼胡話。累了就休息。我去找草人。」

名為星野的青年依然簡短的做出判斷局勢的發言,並未發現眼下的好友已臉色慘白,便作勢走向房門。

「別走!!」

「!」

星野彷彿被這肺活量驚嚇到似的,原本毫無表情的臉龐多了一絲情感。

「求求你....留在這裡...不要留下我一個人...」

「瞎說什麼,現在可不能浪費時間.....」

「你先看一眼我的肚子,然後還能說出同樣的話嗎?」

光移開雙手,如同被人撕裂般的傷口流出大量的紅色液體。

「!?血.....那就得更抓緊時間了」

星野看著那觸目驚心的傷口,表情卻仍保持冰冷。

但像是呼應星野的心情似的,汗水一顆顆的滑過星野的臉頰。

「求求你,月宮,留在這裡。我害怕孤獨的死。這是我最後的任性,請你成全我。」

「........」

「你跟我說說話吧!我現在肚子疼得要命。讓我分分心,減輕一點痛苦。」

聽著近乎沙啞的訴求,星野微微皺起他那細長的眉宇。

「......你怎麼這麼蠢。」

看到面癱星野的臉龐因為自己的發言而有所變化,光忍著痛楚輕輕的笑了。

「哈哈,原來月宮也有這樣的表情.....」

「不說廢話了。我去找草人。你在這裡別亂跑。」

「不要」

聽到這樣無理的回答,原本皺著的眉頭又更深的糾結在一起。

「......拜託了,讓我走。」

(如果再這樣下去,風谷他會.....)

「吶,月宮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相遇的時候嗎?」

彷彿無視自己所身處的詭異空間,光捂著流著血的傷口開始侃侃而談。

「第一次遇到你時,我對你的印象還蠻差的。明明長得一張算是俊俏的臉,卻總是沒有任何表情。」

像是回憶起當時的場景,光全神貫注的閉上眼睛,手仍用力的阻止血液的流逝。

「.....你現在說這些廢話幹嘛。這些話只要你活著出去還能再說啊。」

星野看著這樣的光,心裡湧上一股...酸澀?

即使看過很多人的性命在他面前逝去,他也未曾感受到這股情感。

很煩啊。

然而,光像是沒聽見似的繼續開口。

「而且嘴還很毒。都在這種廢墟裡面,卻完全不緊張,該說是神經大調嗎?...應該說,我一開始覺得你是個很絕情冷酷的人」

即使聽到類似批評自己的話,星野仍毫無表情的看著眼前臉色發白的少年。

光仰視著天花板苦笑了一下。

「但是...這樣的你,卻讓我發現你的溫柔。」

光轉過頭看向略顯驚訝卻未做出表情的星野。

「明明自己也被詛咒了,卻為了我四處奔波,甚至還到那座危險的荒村尋找線索」

「我說過那不是為了你。是因為我覺得我身旁的人死掉了,很麻煩。」

光作勢要翻個白眼,卻因為沒有多餘力氣而和星野對上了眼。

「真是...笨蛋。現在就算你這樣說,我還是很高興。」

光虛弱的笑了一下。

「月宮,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不行」

彷彿得知光即將拜託他的事情,星野連想都沒想就硬生拒絕了。

「別這樣求你了」

........

「請你一定要活著,不要放棄生命」

風谷吃力的看向星野並露出笑容。

「你答應我」

「你才不能說這些。你更應該活下去。」

星野嚴厲的看著眼前即將放棄性命的少年。

要活下去的人,是你啊。

「!!....唔....嘔....」

光吃力的捂住那如蜘蛛網般擴大的傷口,而血肉就如同被人用手絞亂一般,噴在星野的衣服上。

「!風谷!!」

星野趕緊扶起嘴角滲血的光。

「你....知道嗎....那個時.....咳.....在廢墟....你願...相信......我.......高....興」

「我知道了,不要再說了。你跟我一起回去。要講多少我都聽。」

「月...宮.......不要.......露出........這......表.....咳咳......情......」

風谷吃力的舉起那沾滿他血液的手,緩緩撫上星野的臉龐。

星野回握那隻已經失溫的手。

「我......喜.....歡....你的.....笑.....容」

珍惜自己,月宮。

「對....不起......永.....別.....」

光的眼睛頓時失了神,而淚,就這麼從那空洞的雙眸滑落了下來。

「喂,風谷」

...................。

「.......風谷」

............。

 

 

「就是這個,這個就是詛咒的真面目」

「這兩個草人寫著這對夫婦的名字,對吧。這兩個人就會像這兩個草人一樣,身體變得七零八落,或者脖子扭掉而死,是不是?」

「怎麼會這樣......」

「因為施行這個咒術的白髮女孩,就是用這個草人執行詛咒的」

「就和丑時參拜神社是一樣到道理」

「就是那個吧。把釘子釘進草人,被詛咒的人就會在相同的部位受傷」

「差不多是這樣。所以,如果在施咒的這七天內拿回草人的話,你們就會死」


「來玩吧!」

充滿著恨意的白髮女孩,說著。

「啊?」

「如果在時間內在這裡找到小光哥哥的草人,我就把他的草人還給你們,如果沒找到的話......」

「他就會死」

「!!」

「那麼...攸關生死的遊戲~開始」


最終,還是沒有找到風谷的草人。

明明不想再看到身旁的人死掉。

為什麼他要被人霸凌,被同學把名字寫了上去。

為什麼他比我早一天被施咒。

為什麼我得看著他死。

為什麼活下來的是求生意志最薄弱的我。

為什麼他死了我內心這麼難受。

好煩。

「對了....要找草人....」

畢竟我明天就要死了。必須快點。

找到草人就.....。

 

 

 

「呵呵呵,這就是你守護愛人的方式嗎?星野哥哥。竟然寧願自殺也不要被我殺掉嗎?雖然兩個男人這樣讓我蠻意外的,不過殺了一對心意未通的愛人,還真是讓我興奮不已。雖然你們並沒有欺負我,但是我的恨意是我止盡的」

 

「啊啦~忘了處理這兩個東西了。祝共赴黃泉愉快。」

 

兩具屍體並列著。

而火爐的熊熊烈火中,一個肚子被剖開的草人,和另一個無頭的草人,無情的被火焰吞噬著。

 

 

看著這一切的白髮孩子,咧嘴笑了。

 

 

 


安安我是希

呼~最近因為看實況陷太深了,尤其這個「怨恨搖籃曲」系列

真的讓我欲罷不能啊(各種虐.....)

相信這篇應該會蠻冷門的,因為知道這部遊戲的人並不多(況且又是恐怖RPG)

但如果有看實況的大大們,可以考慮看看這部喔!

{溫柔之人}最終回目前還在草稿區裡,那麼,就好好期待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 Nozomi 的頭像
希 Nozomi

燈火闌珊處的詮釋者

希 Nozo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