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明日見~!!]

西村站在十字路口旁,對著路的彼方揮著手。

[笨蛋~應該是星期一見吧!]

北川揮下手刀並笑笑的糾正著他的好友,而西村則不甘心的嘟起了嘴。

[我是說明天可以一起出去玩啊~你難道不想邀夏目嗎?]

[我可沒有這樣說喔,夏目你也知道得對吧。]

[噗......]

夏目在對面看著兩人的舉動,忍不住笑出了聲。

[夏目你笑什麼啊!?]

西村一問完,夏目又笑得更大聲了。

因為你們兩個的對話就跟老夫老妻一樣嘛。

這種話叫他怎麼說得出口?

[哼~~本來想邀你去玩的,不。邀。你。了。啦。]

說完,西村就這麼頭也不回得走了。

看著好朋友賭氣的樣子,北川先是笑了一下便轉頭看向夏目。

[哈哈,就是這麼一回事。如果你明天要跟我們一起玩,就到森林前的那個小橋集合吧!就這樣,明天見。]

北川對著夏目點了點頭,便快步走向身影已漸行漸遠的西村。

[出去玩...嗎?]

這不是夏目第一次受到邀約,但這句話還是讓他感到心動。

畢竟,我只有在這裡隱藏自己看得到妖怪的事情,所以才交的到朋友的吧!

他脫口而出,卻又因為不想面對這樣的事實而甩了甩頭。

[算了~回家吧!貓咪老師一定餓了。]

說完,他正準備轉頭時,他的餘光瞥見了靠在牆邊的人影。

那人身著一件藍色的休閒帽T,紮著一束比女人還要長的黑髮,右眼戴繪有奇怪符文的眼罩。

的場靜司。

夏目的腦海中馬上浮現這個人的名字。

為什麼他會在這裡?難不成......

夏目著急的看向不遠處他所熟悉的家,祈禱著在那裡好吃懶做的某貓不要被帶走。

總之,趕快回家。

想完,夏目低下頭快速步離現場。

就在他與他想忽視之人擦身而過之時,他看到那冰冷的臉龐露出了一絲微笑。

[想視而不見是嗎~夏目同學?]

磁性的嗓音一出聲,夏目的動作就定格了。

完了,被發現了。

夏目著急的想挪動他的四肢,卻赫然發現身體的主導權不在自己身上,於是便哀怨的看向的場。

 [請不要那麼畏懼,我並不會對你怎樣,請放心。]

他露出溫和的微笑,但語氣卻透露出與之不相符的氣場。

[貓咪老師呢?你有對他做了什麼嗎?]

夏目大聲的質問著眼前的男人,而的場像是在思索著什麼,而後露出一副了然於心的樣子。

[所謂的貓咪老師是指......那隻高等的妖怪嗎?]

他笑笑得回看著眼前動彈不得,惡狠狠瞪著他的高中生,便開了口。

[放心,雖然牠很有利用價值,但我這次過來不是為了牠,而是--]

夏目睜大雙目看著的場慢慢的接近。

在的場的指尖碰觸到夏目的眉心之前,就在他的意識被拉遠之際,他看到的場的嘴唇微微的動了一下。

你。

 

 

 

[唔......?]

夏目勉強的張開了沉重的雙眼。

[這裡是......?]

他看了看四周,他下意識的發現這不是他的房間。

而且他又得知,自己正處於雙手被綑綁,仰臥在一張大床的狀態。

[晚安啊~夏目同學。]

他遵循著聲音看去,的場靜司正用著一臉玩味的眼神看著他。

[你......]

他看著的場慢慢的走了過來,頓時一陣恐懼感湧上了心頭。

與他有意識前稍微不一樣的是,的場靜司著一身黑色西裝,便稍微流露出一些倦容。

[去開會?]

夏目知道的場一門在除妖界赫赫有名,所以身為當家的的場必須兼顧很多的會議。

哼~誰叫你把妖怪當工具。

[在這種狀態下你還能這樣關心我,該說你是神經大條,還是你裡外就是個善良的孩子呢?不過......]

的場輕輕的側坐在夏目躺著的大床上,沿著頭髮,順著輪過,輕輕撫摸到那張故作鎮定的秀氣臉龐。

[是不是應該說一下那本友人帳的事情了呢?夏目同學。]

[!?]

夏目瞪大了雙眼看著眼前這個男子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他為甚麼知道?應該說,怎麼會讓他知道?

[你一定很疑惑吧,為什麼我會知道這件事。]

的場修長的手指撫上了夏目的唇邊。

[因為我嚴刑拷問了一些下等的妖怪,我只要一提到你跟你外婆的名字,他們就隻字不提,但這反而讓我更在乎你了。]

的場毫無避諱的看著夏目的眼睛,那黑如寶石般的瞳色像是看穿了他似的,讓夏目不禁感到燥熱。

[結果還是有妖怪承受不了痛楚而逼供了,果然是下等妖怪,為了求生存就是這麼的骯髒。好了,請問友人帳在那裡啊~夏目同學?]

他笑笑得看向從剛才就不發一語的夏目。

[......]

夏目此刻就像隻脾氣彆扭的貓,他努力轉頭試圖甩開他的手指以及映入他眼中冰冷,但的場突然用力的擒住了夏目的下巴,使兩人的眼神不得不相交。

[......]

的場看到夏目一臉不肯說的樣子,先是露出無奈,隨後又露出意義不明的微笑。

[把他們帶進來。]

話一落,便有兩個的場的式神把兩個身著制服少年丟了進來。

[......!!西村,北川!!你們......]

夏目大聲的叫出他們的名字,但躺在地上的兩人仍毫無動靜。

[你把他們怎麼了!!]

夏目激動的用腳踢著被單試著攻擊坐在旁邊露出微笑的的場,然而的場只是靜靜得讓夏目發洩,似乎是因為看到夏目一反柔弱的形象而感到有趣。

[不用擔心,我只是將他們點了穴而已,他們並沒有怎樣,應該說還不會。]

[你這是什麼意思!]

注意到弦外之音的夏目更怨恨的瞪著的場,而後者只是輕輕的彎下身,附在夏目的耳旁說著:

[只要你回答出我滿意的答案,我就可以讓他們毫髮無傷的回去。]

 夏目聽完覺得一陣晴天霹靂。

的場靜司,這個男人可不像名取先生那樣溫柔,而是可以狠心利用妖怪去做一些傷害他們同類的除妖人。

把友人帳交給他的話,他一定......。

可是如果不告訴他的話,那西村跟北川......

[怎麼樣,考慮好了嗎?夏目同學。]

看到夏目露出猶豫的神情考慮了甚久,覺得有趣的的場出聲提醒了一下。

[......我知道了,我告訴你友人帳藏在哪裡。不過首先,你得先放了我的朋友。]

夏目直勾勾的看著那深不見底的眼眸說著。

[呵呵。那我又怎麼知道你是不是說謊騙我呢?]

[我朋友都在生死關頭了我還要說謊嗎?]

夏目瞪著的場大聲的說著,但敏銳的的場並未看露從夏目堅毅的眼神流露出的一絲心虛。

第一次對人類進行這樣的逼供,還不錯玩呢。

的場思考了甚久,便看向躺在床上稍微安分,卻仍瞪著自己的夏目。

[......好吧,我先解開他們,但同時我也會要我的式神去調查友人帳的位置,假如沒有的話......]

的場意味深長的笑了一下,便用手指輕輕的撫過夏目的嘴唇。

[我會給你說謊的懲罰。]

夏目聽了先是愣了一下,之後卻露出放心的樣子。

這令的場感到不解。

不過算了,反正他早就知道這場遊戲是他贏了。

的場靜靜的走向躺臥在地上的兩人,如蜻蜓點水般的觸碰了下兩人的眉間。

然而兩人還是一樣動也不動得躺在那裡。

[不是說要解開點穴的嗎?為什麼還沒醒來!!]

的場揚了揚嘴角,便轉身像夏目的方向走去。

[就跟你一樣,他們還是得睡上一點時間才能恢復神智。接下來......]

他關上了映著滿天繁星的窗口,輕輕的拉上了窗簾。

[友人帳在哪裡?]

的場用著溫柔的語氣說著,眼神卻像是要殺死妖怪一般的冰冷。

呵呵,雖然這些都是他演出來的。沒辦法,誰叫他喜歡看眼前的少年顫抖的樣子。

[在......]

夏目困難的吞嚥了一下口水,並繼續開口。

[在學校的抽屜裡......最後一排靠窗的位置。]

的場挑了挑眉,隨後便轉身對著站在門口的黑色式神點了點頭。

[喀嚓。]

當夏目聽到門被帶上的聲音時,便放鬆了緊繃的情緒。

[......你是故意要犧牲自己,好讓我放走你兩個朋友的嗎?]

的場靠在牆邊,看著躺在地上的少年們逐漸恢復呼吸的節奏,便看向在床上仍動彈不得的夏目。

[對我來說......他們比我自己還要重要吧。]

夏目看著潔白的天花板露出一些無奈。

畢竟對他而言,對他露出笑顏,全心全意接納他的人,就只有在這個小鎮裡他所重視的人而已。

在其他人眼中,怪裡怪氣又失去雙親的他,不過是個掃把星罷了。

[而且......]

夏目勉強抬起頭與的場對上視線。

[對你而言我還有利用價值,所以你不會殺了我。]

的場靜靜的聽著夏目說話,他發現這個十幾歲出頭的高中生,似乎有著少數人才有的沉著腦袋。

也有著不想讓人知道的孤獨心靈。

......真是太有趣了,夏目貴志。

[是的,我不會殺了你,但是......]

的場從懷中打開了一個小瓶子,喝下裡面的液體後,迅速抬起夏目的下巴便吻了上去。

[唔......]

雙唇被硬生生的吻住,的場熟練的撬開夏目的貝齒,並用舌頭不斷的纏繞著對方笨拙的舌。

不知名的液體順著夏目來不及吞嚥的口水一起流進喉嚨深處,但即使達成目地,的場仍用力的吸允著夏目的舌尖直至他喘不過氣為止。

[你...給我...喝了什麼...?]

他柔弱的想拍開那抓住他手臂的手,然而夏目感受到他的力氣正一點一滴被奪走。

看到剛才還極力反抗的人變得嬌喘不已,的場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只是你謊報友人帳位置的小懲罰罷了。]

的場慢慢的解開眼前已被汗水濕透了的制服,那如櫻桃般粉嫩的乳頭馬上吸引了他的目光。

[嗯...不要...舔..]

的場伸出舌頭舔著一邊的乳首,而左手則不安分的撥弄著另一邊。

[站起來了呢,你就這麼喜歡我舔嗎?]

的場跪坐在床上用腿輕輕得碰觸了下在夏目腿間隆起的部位,夏目隨即發出了呻吟聲。

看著眼前的乳首和自己的嘴唇牽連著一條銀絲,的場變本加厲的咬上夏目的乳頭。

[為...什麼...要對我...做這種事...?]

夏目含淚埋怨的看向坐在他身上的男人。

這種事不是要跟自己喜歡的異性做的嗎?

只可惜夏目淚光閃閃的雙目只讓的場產生更多想欺負他的念頭。

[因為你喜歡我這麼做,才會故意說出假的地點好讓我懲罰你。]

說完,的場並用力的咬了下夏目的鎖骨,使得夏目痛苦的叫了一聲。

[你這隻小貓咪是不是被很多男人抱過了呢?]

他吻上他平坦的胸膛,並一路小碎吻的吻上了微微顫抖的腹部。

看來離那裡越近,他好像就會更敏感的樣子。

呵呵,真是可愛。

[我...我沒有...]

夏目帶著哭腔否認,卻不知對的場是多麼大的催情效果。

[是嗎?但我覺得.....]

的場一把拉下夏目的褲子,用力握住了在冷咧的空氣中抖動的慾望。

[你好像很欲求不滿的樣子。]

說完,他用那細長得手指輕輕的搓揉著夏目那已冒出愛液的前端。

[阿....不行...要...]

隨著的場的手不停增加速度,夏目的身體開始陣陣抽蓄了起來。

[好像...有什麼東西...要....]

[你要射了是嗎?不過......]

的場扯下從剛才就束縛著他的領帶,並非常熟練的將領帶綁上了夏目已經腫大的慾望。

[這是懲罰喔,怎麼可能讓你舒服呢?]

的場滿意的看向因無法射精而顫抖的夏目,隨後又看看自己雙腿間以脹大的慾望。

啊啊,自己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變態呢。

[...不要...拿掉...]

夏目用著因情慾而略微沙啞的聲音要求著的場。

[不用擔心,在前戲還沒結束前,我是不會拿掉的。]

他微笑了下,看著眼前含著淚水的可人兒,壞心眼的心態又油然而生。

他將那骨節分明的手指放入肉壁裡翻弄,異物侵入的異物感頓時讓夏目感到一陣疼痛。

[唔...嗯...痛...]

夏目面有難色的發出了呻吟,被綑綁住的手也因這份痛楚而再次掙扎著。

沒被開發過啊......

[看來你真的是第一次被抱呢。]

的場抽出手指,並被夏目用著責備的眼神瞪著。

[嗯......沒有潤滑劑呢...]

的場用著夏目聽不到的聲音說著,隨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壓低了身。

[咿---]

不同於剛才的痛楚,取而代之的濕潤觸感進入他最敏感的地方。

[不要...那裡...髒...]

夏目用著排斥的語氣說著,並用僅能驅動的雙腳踢著將舌頭放入他體中的的場。

但不能回話的的場用他的雙手將夏目的腿成M字型固定著,似乎是不希望他的動作被打擾。

猥褻的水聲就這麼充斥在夏目的體內,而他的後庭像是融化成春泥一般的濕潤。

就這樣維持了近十分鐘的相同的姿勢,夏目已經不知道自己究竟痙孿了多少次。

[拜託...了...難...受...]

待的場將舌頭退了出來,夏目再次張口要求的場讓自己解放。

[還真是不會忍耐。你難道不知道要怎麼請求別人嗎?]

聽聞,夏目難受的搖了搖頭,並努力扭動著身體試圖甩掉這股燥熱。

[嗯~?你不會請求別人卻懂得誘惑別人?你還真是個小騷貨呢。]

的場摸了摸這令人憐愛的臉頰,便低身趴在夏目的慾望前。

[看好了,要這樣子。]

說完,的場輕輕的吸允著顫抖的陰莖前端,並刻意發出極大的親吻聲,此後便慢慢的往喉嚨裡面吞,讓夏目舒服到一直哭喊。

[不行...好想...射..放開]

夏目此刻感覺自己已經要腫脹到死了,他不停踢著的場的下腹部示意他的不適。

但夏目不曾想過,因為這個舉動讓他多久不能上體育課。

[的...的場先生...?]

的場忽然停下舉動讓夏目感到疑惑。

[......你知道你剛才那是什麼意思嗎?]

耳邊的場的喘息聲突然變得粗重,溫熱的鼻息吹拂在夏目的頸後,像是在預告之後的歡愛是多麼的猛烈。

[......咦...?]

的場用著比平常還冰冷的語氣說著,夏目甚至感覺到他有可能被殺掉的錯覺。

[......後悔也沒用了。]

說完,的場猛將夏目翻身,使他的臉貼在床上,並用力雙手抓住夏目那纖瘦的腰。

[等...]

話還沒講完,一陣炙熱抵住了夏目的穴口,然後就在夏目查覺的那個瞬間,那龐大的物體就這麼貫穿夏目的身體。

[咿----!!]

夏目感到整個人被一股不容反抗的力量壓在床上,緊接著就是一根巨大且炙熱的慢慢的插了進來,一吋吋的撐開他柔軟的肉壁。

儘管已經潤滑得很充分了,但的場尺寸卻意外的大。

隨著的場的進入,夏目感到甬道傳來撕裂般的疼痛,他不禁倒抽一口氣並秉住了呼吸。

[......要動了。]

話一落完,的場就在夏目的裡面快速抽動了起來。

驚人的尺寸加上高速的抽插,除了夏目的後庭感到壓倒性的疼痛之外,也使得夏目被綁緊的陰莖又再次脹痛了起來。

[...射...]

夏目癱軟在床上說出他對這個惡魔所抱有的唯一請求,的場像是無奈的笑了一下,便維持將他的性器插在夏目的體中,隨後重重的將夏目放在自己的腿上,並以面對面的姿態開始用力的上下抽插。

這個體位使得的場每一次的插入都撞擊在夏目的敏感點上,夏目才第一次知道,自己的體內也有這種舒服的場所。

儘管還是很痛。

[嗯...啊啊...]

每一次的撞擊都足以讓夏目達到高潮,雖然做這種事不是他自願的,但他確實是感受到在他裡面射精的男人是多麼的厲害,使他感到一陣暈眩。

[!......你怎麼了...?夏目!...夏目...!!]

頭暈腦脹的他,以及無力在分辨這個溫柔,叫著他名字的人了。

[忘了...解開了...笨蛋靜司。]

說完,夏目便昏了過去。

 

 

早上,的場靜司被早晨的沁風輕輕的喚醒。

他看了看批在他身上的被單,隨後看向昨天兩人歡愛過的大床。

他輕柔的撫過了床墊,發現還有餘溫,以及某個人所持有的芬芳。

[風...]

他轉頭看向了他身旁的窗戶,明明應該緊閉著的窗戶如今卻大大的敞開著。

[的場大人。]

帶著稍微沙啞卻不失成熟女性的聲音自門邊響起。

的場這才發現,原本倒臥在這裡的兩名少年也失去了蹤影。

[七瀨......事情處理得怎麼樣?]

有著頭銀髮且面容略為蒼老卻剛毅的眼神,看著眼前她所侍奉的年輕當家。

[已經收服完畢了。]

她看著手上拿著的葫蘆,露出了稍稍得意的微笑。

[吶,七瀨。]

的場看著窗外開了口。

[有什麼吩咐嗎?]

[可以請妳告訴我有關夏目貴志......以及她的外婆夏目鈴子的事嗎?]

聽到內容的七瀨,先是驚訝,但隨後又回復了原來的冷靜。

[可以是可以,只是為什麼---]

[夏目貴志,我覺得他是個可利用的工具。]

他其實那時就知道夏目將友人帳帶在身上,只是如果戳破的話......

[就沒那麼好玩了。]

他用著只有自己才聽得到的聲音說著,隨後,他輕輕的笑了。

 

 

 

[欸,北川。你記得我們星期五與夏目道別後,我們做了什麼嗎?]

西村在頂樓吃飯時突然提起了夏目最不想提的話題。

[嗯......沒印象。]

北川則跟西村一樣一臉神態自若的樣子。

[是喔......那你是不是有來我家看A片啊?]

[哈?你在說什麼鬼話啊?怎麼可能。]

西村神祕兮兮的詢問著旁邊的青梅竹馬,卻馬上遭打臉。

[诶~是嗎~那我怎麼記得有非常銷魂的呻吟聲?]

聽了這句話的夏目,自腰傳出來的痛楚又更加的鮮明了。

 

 

 

 

 

 

 

 


安安,好久不見,我是準備要會考的希。

嘛~我想一定很多人想問,為何口口聲聲說要會考的我,要打這篇文呢?(才沒有人想知道呢!)

因為......夏目友人帳第五季,決定要放送啦!!(就在今年的十月)

你們可知道希我當初在學校聽到這個消息是多麼的感動啊QAQ

雖然這麼說好像有點誇張,不過夏目友人帳這部作品,著實改變了我的生命。(因為我知道大家不會想聽,所以我就不再多說啦)

總之,就是部我所認可的療癒系神作華麗回歸。

所以為了慶祝,也想要把這部我首次寫得的夏文獻給某一位一直支持我的網友大大,於是便利用四天連假寫出了這篇短文。

希望大大們會喜歡。

還有,本人我覺得寫H時總是覺得卡卡,讀完自己的文章也會覺得怪怪,如果有建議或專業的大大可以在下面留言,敝人我真的需要幫忙啊~~

最後,我說的某網友就是妳,悠羽!!(我要收服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 Nozomi 的頭像
希 Nozomi

燈火闌珊處的詮釋者

希 Nozo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悠羽
  • www要收服我嗎?我才沒有那個榮幸呢www
    是說對不起啦...那麼久才回你qwq最近也開始稍稍忙起來了呢...
    喔喔的夏果然不錯阿阿qwqq我覺得寫得很好阿(˙ˇ˙)
    不過也有可能是太久沒看到同人文了所導致的小小確幸啦(#
    如果之後有什麼想說的我也是會在這裡努力煩你的(眾:喂!)
    期待第五季的到來加1!(再翻秋番的時候看到這個真的一整個QAQ)
    嘛...會考前碼文什麼的...天阿你好偉大XDD會考要加油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