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附近森林的深處,有一塊墳場」

「而那裡有一座古墓」

「聽說,只要把自己的名字跟自己心儀的對象寫在紙上放在那裡」

「就可以結為連理,永遠幸福」

「呵呵呵」

只要寫上名字,就會詛咒致死。

白髮的孩子,笑了。


「.......」

在噴滿血液的房間內,有著一頭綠色短髮的少年應聲坐倒在地。

「喂...要把你丟下囉」

毫無情感的眼神看著眼前按著腹部動彈不得的夥伴,茶色頭髮的青年用著冰冷的聲線說著。

「...........」

「風谷」

「夠了」

...........

「已經夠了」

綠髮少年帶著強硬卻自暴自棄的語氣制止站在那裡的茶髮少年。

「其實我心裡很明白,我已經沒救了」

「你在說什麼胡話。累了就休息。我去找草人。」

名為星野的青年依然簡短的做出判斷局勢的發言,並未發現眼下的好友已臉色慘白,便作勢走向房門。

「別走!!」

「!」

星野彷彿被這肺活量驚嚇到似的,原本毫無表情的臉龐多了一絲情感。

「求求你....留在這裡...不要留下我一個人...」

「瞎說什麼,現在可不能浪費時間.....」

「你先看一眼我的肚子,然後還能說出同樣的話嗎?」

光移開雙手,如同被人撕裂般的傷口流出大量的紅色液體。

「!?血.....那就得更抓緊時間了」

星野看著那觸目驚心的傷口,表情卻仍保持冰冷。

但像是呼應星野的心情似的,汗水一顆顆的滑過星野的臉頰。

「求求你,月宮,留在這裡。我害怕孤獨的死。這是我最後的任性,請你成全我。」

「........」

「你跟我說說話吧!我現在肚子疼得要命。讓我分分心,減輕一點痛苦。」

聽著近乎沙啞的訴求,星野微微皺起他那細長的眉宇。

「......你怎麼這麼蠢。」

看到面癱星野的臉龐因為自己的發言而有所變化,光忍著痛楚輕輕的笑了。

「哈哈,原來月宮也有這樣的表情.....」

「不說廢話了。我去找草人。你在這裡別亂跑。」

「不要」

聽到這樣無理的回答,原本皺著的眉頭又更深的糾結在一起。

「......拜託了,讓我走。」

(如果再這樣下去,風谷他會.....)

「吶,月宮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相遇的時候嗎?」

彷彿無視自己所身處的詭異空間,光捂著流著血的傷口開始侃侃而談。

「第一次遇到你時,我對你的印象還蠻差的。明明長得一張算是俊俏的臉,卻總是沒有任何表情。」

像是回憶起當時的場景,光全神貫注的閉上眼睛,手仍用力的阻止血液的流逝。

「.....你現在說這些廢話幹嘛。這些話只要你活著出去還能再說啊。」

星野看著這樣的光,心裡湧上一股...酸澀?

即使看過很多人的性命在他面前逝去,他也未曾感受到這股情感。

很煩啊。

然而,光像是沒聽見似的繼續開口。

「而且嘴還很毒。都在這種廢墟裡面,卻完全不緊張,該說是神經大調嗎?...應該說,我一開始覺得你是個很絕情冷酷的人」

即使聽到類似批評自己的話,星野仍毫無表情的看著眼前臉色發白的少年。

光仰視著天花板苦笑了一下。

「但是...這樣的你,卻讓我發現你的溫柔。」

光轉過頭看向略顯驚訝卻未做出表情的星野。

「明明自己也被詛咒了,卻為了我四處奔波,甚至還到那座危險的荒村尋找線索」

「我說過那不是為了你。是因為我覺得我身旁的人死掉了,很麻煩。」

光作勢要翻個白眼,卻因為沒有多餘力氣而和星野對上了眼。

「真是...笨蛋。現在就算你這樣說,我還是很高興。」

光虛弱的笑了一下。

「月宮,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不行」

彷彿得知光即將拜託他的事情,星野連想都沒想就硬生拒絕了。

「別這樣求你了」

........

「請你一定要活著,不要放棄生命」

風谷吃力的看向星野並露出笑容。

「你答應我」

「你才不能說這些。你更應該活下去。」

星野嚴厲的看著眼前即將放棄性命的少年。

要活下去的人,是你啊。

「!!....唔....嘔....」

光吃力的捂住那如蜘蛛網般擴大的傷口,而血肉就如同被人用手絞亂一般,噴在星野的衣服上。

「!風谷!!」

星野趕緊扶起嘴角滲血的光。

「你....知道嗎....那個時.....咳.....在廢墟....你願...相信......我.......高....興」

「我知道了,不要再說了。你跟我一起回去。要講多少我都聽。」

「月...宮.......不要.......露出........這......表.....咳咳......情......」

風谷吃力的舉起那沾滿他血液的手,緩緩撫上星野的臉龐。

星野回握那隻已經失溫的手。

「我......喜.....歡....你的.....笑.....容」

珍惜自己,月宮。

「對....不起......永.....別.....」

光的眼睛頓時失了神,而淚,就這麼從那空洞的雙眸滑落了下來。

「喂,風谷」

...................。

「.......風谷」

............。

 

 

「就是這個,這個就是詛咒的真面目」

「這兩個草人寫著這對夫婦的名字,對吧。這兩個人就會像這兩個草人一樣,身體變得七零八落,或者脖子扭掉而死,是不是?」

「怎麼會這樣......」

「因為施行這個咒術的白髮女孩,就是用這個草人執行詛咒的」

「就和丑時參拜神社是一樣到道理」

「就是那個吧。把釘子釘進草人,被詛咒的人就會在相同的部位受傷」

「差不多是這樣。所以,如果在施咒的這七天內拿回草人的話,你們就會死」


「來玩吧!」

充滿著恨意的白髮女孩,說著。

「啊?」

「如果在時間內在這裡找到小光哥哥的草人,我就把他的草人還給你們,如果沒找到的話......」

「他就會死」

「!!」

「那麼...攸關生死的遊戲~開始」


最終,還是沒有找到風谷的草人。

明明不想再看到身旁的人死掉。

為什麼他要被人霸凌,被同學把名字寫了上去。

為什麼他比我早一天被施咒。

為什麼我得看著他死。

為什麼活下來的是求生意志最薄弱的我。

為什麼他死了我內心這麼難受。

好煩。

「對了....要找草人....」

畢竟我明天就要死了。必須快點。

找到草人就.....。

 

 

 

「呵呵呵,這就是你守護愛人的方式嗎?星野哥哥。竟然寧願自殺也不要被我殺掉嗎?雖然兩個男人這樣讓我蠻意外的,不過殺了一對心意未通的愛人,還真是讓我興奮不已。雖然你們並沒有欺負我,但是我的恨意是我止盡的」

 

「啊啦~忘了處理這兩個東西了。祝共赴黃泉愉快。」

 

兩具屍體並列著。

而火爐的熊熊烈火中,一個肚子被剖開的草人,和另一個無頭的草人,無情的被火焰吞噬著。

 

 

看著這一切的白髮孩子,咧嘴笑了。

 

 

 


安安我是希

呼~最近因為看實況陷太深了,尤其這個「怨恨搖籃曲」系列

真的讓我欲罷不能啊(各種虐.....)

相信這篇應該會蠻冷門的,因為知道這部遊戲的人並不多(況且又是恐怖RPG)

但如果有看實況的大大們,可以考慮看看這部喔!

{溫柔之人}最終回目前還在草稿區裡,那麼,就好好期待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 Nozomi 的頭像
希 Nozomi

燈火闌珊處的詮釋者

希 Nozo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悠羽
  • 哇...怨恨搖籃曲耶,不過恐怖RPG就是要自己玩比較過癮吧?
    話說怨恨搖籃曲沒看到米娜實況過我還真的不知道它漢化了(喂喂)
    我也,很喜歡看一些恐怖RPG的實況或自己玩喔W
  • 是啊...可是我媽不准我下載遊戲QAQ。所以小的只能在月黑風高的夜裡,打開YouTube.....

    希 Nozomi 於 2016/01/26 17:36 回覆

  • 悠羽
  • 對了,怨恨搖籃曲系列的話妳有全部追嗎?(不載來玩嗎?)
    或許可以聊聊天呢...
    話說我覺得星野是受!面癱大讚hshshs(眾:你夠)
  • 我很喜歡這款遊戲,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找到同好...!?星野受!?等等...他要跟誰配才能當受...

    希 Nozomi 於 2016/01/26 17:37 回覆

  • 悠羽
  • 月黑風高的夜裡...好有意境啊XDD
    不過這樣還真是可惜呢...畢竟實況與親自玩的感覺真的絕對不一樣...
    啊....至於攻受問題呢...?
    其實我覺得風谷頗適合的啊(眾:!?)
    事實上,根據我的分析...
    光黑化起來應該蠻恐怖的喔...被霸凌著的孩子,又是這種看起來堅強的性格--
    肯定是會躲起來默默的替自己舔傷口...這種孩子黑化起來可是很恐怖的呢...
    黑化完之後發現自己傷害了對方的時候哭著說對不起的樣子也萌萌噠ww(參考自搖籃曲第一部壞結局2)
    所以光是我玩完搖籃曲第一部(日文)的時候我早就和友人A把攻受給配好了(喂)
    就決定是黑化軟萌攻(這啥?)配淡定溫柔傲嬌受(這名字也太長!)
    啊,當然如果是星野受的話貌似某帥哥工讀生大哥也蠻適合的(不過這樣太普通了就是w)
  • 哈哈哈~黑化軟萌攻x淡定溫柔傲嬌受~聽悠羽妳這麼一說,我好像有點理解星野受的原因了,覺得可行RRRR!!!
    只是目前的我還寫不出這種感覺...等我看完全部,在決定這對小CP吧!!!
    嗯…星野跟道真嗎....我比較喜歡道真跟他中二弟配,感覺一個有愛///
    呵呵呵,其實我覺得這款遊戲恐怖成分有,劇情佳,畫風精緻,但最重要的是...人設超可愛der///

    希 Nozomi 於 2016/01/27 00:05 回覆

  • 悠羽
  • 嘛...不過能成為跟蹤你的人我覺得真是太好了呢...
    現在還有在寫夏目同人的人別說是台灣了,就連日本都已少了一大半
    恐怖RPG又不太合台灣寫寫的胃口...
    就連當紅作的同人也少之又少...
    然後要轉到日本網站又很麻煩w(總歸一句就是懶XDD)
    所以看到這裡有恐怖RPG同人根本一整個超感動XDD
    這裡,超讚的(豎大拇指)
  • 討厭啦~這種讚美人家承擔不起> ^ < (喂,哪來的潑婦XD)
    夏目同人啊...當初看完這部動漫時,只能說是無限的感動吧!
    當然,因為有點基所以大大加分,但是整體的情感描寫以及劇情方面,都大大的touch me~
    其實我一開始也是看別人寫的同人文,But自己也是個感觸良多的人,所以腦洞大開開始經營部落格。
    恐怖RPG一直是我喜歡的事物。它的存在大概比看動漫還重要(抱歉我是個宅宅)
    真的,它的同人文好~少,而且我的日文也只是會五十音的程度,看日文什麼的根本不行.....
    我一直都想寫遊戲同人,但我一直覺得同好很少...所以就把這份悸動(?)埋在心裡。
    終於鼓起勇氣寫了!!雖然我覺得這篇寫得並不是很好,但是我踏出了第一步喔喔喔!!以後如果有機會,還想再多寫一些。
    我很高興在網路上能結識到悠羽這樣的網友。興趣相投,待人又親切,在部落格都有回應,小的我真的很感動QAQ。
    如果可以的話,有機會認親就好了。

    希 Nozomi 於 2016/01/27 00:25 回覆

  • 悠羽
  • 嘛...以後還是將喜愛RPG的這份悸動(?)分享出去吧!部落格就是這樣的存在啊~
    況且,同好一直都在這裡喔!
    是說我真的覺得我們興趣越來越像了(看實況玩遊戲真的比動漫還重要這樣)
    我也很高興能遇到希呢...總覺得希你是一個很好相處的好孩子......
    嘛,上面這樣說似乎很奇怪呢~不過我是真的這麼想喔。
    如果哪一天,真的能夠認親就好了。我會好好期待著這一天的。

    是說前幾天,終於入手找了很久妖怪連絡簿(夏目友人帳)的小說版了(大感動)
    ((之前去找都是找到那種以長超多黃斑的「新書」,好不容易找到很新書的新書
    結果還沒看先借給同學他隨便翻了幾頁就:「這是腐小說對吧!」
    當下一整個被他嚇到ww
    然後,拿過來一看。心中謎之音:「名取你不要當眾跟夏目放閃好不好!?」
    根本一整個假工作真秀恩愛www
  • 我有小說!!!只不過是在日本買的所以是日文...然後看不懂R哈哈哈。正在努力學日文中~!!
    天哪~名取真的好~討厭喔///一直跟夏目放閃,不務正業在那邊調情,這樣我都沒有辦法寫的夏文了RRRRR。

    希 Nozomi 於 2016/01/28 22:01 回覆

  • 悄悄話
  • 悠羽
  • 啊,是說日文版我也有。只是當年剛入手時不知哪個死小鬼借走之後就沒回來了(我還沒看完RRR)
    是說名取不務正業在那邊調情這句實在說的太好了(⊙ω⊙) 」
    不過的夏也很萌的好嗎www
    是說黃斑小說真的超坑的,因為是原價((還受潮了( ;´Д`)
    還好有找到新書((看」感動
  • 的場就一個霸王硬上攻啊!!!不過他出場時,我的心跳真的超快的///

    希 Nozomi 於 2016/01/30 00:06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