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滴答....]

古老的擺鐘正一分一秒刻畫著時間。

[嗚.......]

夏目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是...房間...?]

望了下時鐘,午夜十二點整。

腦中混頓感使夏目的記憶便得破碎。

他剛剛...在庭院中....櫻花樹前....聲音....及.....

名取擔憂的眼神。

[我昏倒了...是嗎...]

看著趴睡在他單人床邊眉頭深鎖的名取,夏目不禁感到自責...卻有那麼一點........開心?

自從父母親離世之後,從來沒有人會這樣關心他

[咦....?衣服.....!?]

夏目驚覺身上所穿的衣服與今早得並非同一件。

難不成.....

夏目紅著臉看著比自己大一號的睡衣。

那名取豈不是看到他的裸體....!

甩掉奇怪的思想,夏目安靜得注視眼前的男人。

端詳著名取的睡顏片刻,夏目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那些奇怪的聲音.....是那棵櫻花樹.....?]

真的這麼邪門?

{嘻嘻嘻~~~猜不到猜不到猜不到~~~}

瞬間如同小孩般的嬉鬧聲又出現在夏目的腦海中。

夏目嚇得顫抖了一下,但想想自己遇到這種事已經見怪不怪,於是便壓下恐懼,在心中開始應話。

(......你們是誰?)

............

.................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腦海中先是一片寂靜,之後便是如同答錄機壞掉一般,不間斷得發出吊詭的笑聲。

(回答我!!)

夏目感到一陣惱火。

.........

{好可怕喔~~~}

{好兇!!!!}

{你父母都沒有教你對小孩要溫柔一點嗎?}

從四周傳來的孩童聲正攻擊著夏目的思緒。

雖然是夏目自己先發問的,但他卻對這個自掘墳墓的行為感到後悔。

他們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足以摧毀夏目的精神。

........

{吶.....不要不講話啊~~}

{呵呵,真是有趣~~}

有趣個毛啊!?

夏目心想如果貓咪老師在的話,這些妖怪應該會被他玩死吧!

{這樣好了,你再來庭院這邊,我們就告訴你}

(.....!!等等.....!!)

在夏目仍不清楚狀況之時,那聲音就這麼消失得無影無蹤。

夏目看向睡得不安穩的名取。

雖然有名取的陪伴夏目會比較放心,但看到名取為他付出那麼多......

他實在不想要再給名取添麻煩。

[......晚安了,名取先生]

夏目簡單的批了件外套便悄悄得走出了房門。

很快的,櫻花樹便出現在他的眼前。

但更不同的是,從櫻花樹的周圍散發了一種他從未在其他妖怪所感受到的氣息。

月夜下的盛開的櫻花樹......

應該說.....妖艷嗎?

[嘻嘻嘻,還真得來了呢~~]

那意外刺耳的聲音又傳入夏目的耳中。

只是,這次不是腦海,而是整個庭院都能聽到的音量。

[.......既然我都已經來了,那麼就告訴我吧!]

夏目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你們為甚麼要附在這棵櫻花樹上?]

........

[哈哈哈,你們聽到了嗎?]

[嗯~~還說是櫻花樹呢~嘻嘻嘻]

笑聲充斥著整個庭院。

[笨~蛋~你還真的以為我們會告訴你啊~?]

話一落完,形同成年人手臂粗的藤蔓便從土地上長了出來,並往夏目所在的地方伸了過來。

完了,被暗算了。

夏目轉身拔腿往日式拉門跑去。

至少,要先回到名取的身邊。

就在夏目即將碰觸門身之時,從門的四周長出了數根細小的藤蔓,牢牢綁緊了唯一的出口。

夏目小小聲的發出了悲鳴。

與妖怪對峙了這麼久的時間,怎麼自己就是學不會教訓呢?

沒有帶友人帳在身邊就算了,但更該死的是沒有貓咪老師這個可靠的保鑣在。

為了不讓友人帳的事情被名取發現,夏目雖然有將它放在行李箱裡,卻沒有把它放在身上,那麼......

(這些妖怪到底是看上什麼才襲擊我的呢?)

像是因為夏目忽視了他的存在,藤蔓以更強更快速的力道伸向夏目。

總之,找出口要緊。

夏目開始在庭院間奔跑了起來。

彷彿是貓在玩弄到手的老鼠一般,藤蔓總是擋住夏目的路使他像隻無頭蒼蠅般亂竄。

而夏目也只能一直奔馳著。

他只知道只要停下來,自己的照片就要被表框了。

不知過了多久,像是過了一世紀那般的長久,藤蔓才停下了追逐。

夏目喘著氣,看向被礫石刮傷得雙腳及在奔跑中被藤蔓劃傷的臉頰,他才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多麼弱小的存在。

[......好無聊喔~]

[放水放夠久了吧~~]

[玩真的玩真的!!!]

在夏目未反應過來時,自己已經被四周從地表冒出的藤蔓所包圍。

[可惡!!放開我!!!!]

藤蔓圈住了夏目四肢,並將他帶離地面。

儘管夏目不停的掙扎,但藤蔓仍無動於衷,反而因為他的反抗而越來越緊。

[要將你就這麼五馬分屍.....還是.......]

一條藤蔓纏上了夏目脖子,而圈住四肢的藤蔓同時鬆了開來。

[嗚........]

全身的重量就這麼拉扯著夏目纖弱的脖子,夏目頓時感到一陣昏天暗地。

[就這樣把你吊死呢~~?嘻嘻嘻]

夏目覺得意識就這麼一點一滴的流逝,自己大概不行了吧.......

[啊~~玩那個玩那個!!!!]

[慢慢凌虐總比直接殺了他好玩~]

藤蔓輕輕的將夏目放在另一根藤蔓上,便放開了那差點令夏目喪命的藤蔓。

[咳......咳........]

夏目大口大口的呼吸著一分鐘沒吸到的氧氣。

[得....得救了...嗎....?]

就在夏目為自己還活著的事感到慶幸之時,藤蔓又將它吊了起來。

不過這次,是圈住了雙手。

[幹.....幹什麼...!]

本以為會被玩死的夏目看到藤蔓向他伸了過來,不禁難過的嚥下口水。

[......咦?]

原以為會是強烈的拉扯或打擊,但藤蔓卻只是溫柔的伸進睡衣的領口及袖口,並沒有對他的身體造成傷害。

[啊.....!!嗚.....]

才剛想完,夏目的大腿就被另外兩條藤蔓大大的張開,而伸進衣服裡的觸手,也開始不安分的摩擦著夏目胸前的敏感點。

從來沒有被碰觸的地方因為摩擦而開始有了反應。

微微的顫抖彷彿挑撥起最深處,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撫摸,夏目的呼吸開始粗重了起來。

藤蔓形同一雙偌大的手,引起夏目一陣說不上是癢是麻的搔癢感。

[嗚....嗚....嗯....]

趁夏目因著一波波的快感而呻吟時,觸手熟練的翹開夏目的貝齒,長驅而入。

藤蔓不停的糾纏夏目的小舌,佈滿無數小突起的表面可互摩擦的觸感,讓夏目的皮膚爬滿雞皮疙瘩。

在口腔中竄動的藤蔓引發的水聲,不斷為夏目的身體加溫。

[唔......嗯!!]

一股熱流沿著藤蔓的翻覆流進了喉嚨深處,夏目不適的狂咳了起來。

[咳....你...咳....給我喝了.....什.....?]

不待夏目說完,藤蔓便用它黏稠的觸手,舔著夏目的耳朵。

喝下奇怪汁液的夏目感到身體發燙,全身無力,更糟糕的是,被玩弄的地方感覺好像更清晰了。

濕滑的觸感滑進了脆弱的小洞裡,使夏目難耐的呻吟了起來。

[....不....不要....]

除了耳朵遭受凌虐,其他觸手也像是玩上癮似的,滑過夏目所有的敏感點。

其中,一條藤蔓輕輕的滑過了夏目的背脊,看到手中的獵物顫抖了一下,變將那粗大磨蹭著夏目的小穴。

[那裡.....不.....]

夏目感覺的到有東西正抵著他的穴口,並試圖往裡面深入。

明明心裡抗拒的要死,但身體所做出的反應卻完全相反--小穴正一張一合的吞吐著。

[啊....!!]

突然被碰觸的下體使夏目發出一絲悲鳴。

觸手竟然在撫弄他的慾望!?

最為脆弱的地方被人以最色情的方式碰觸,夏目因而感到熱流正流向根部,而身體不知不覺弓了起來。

[哈....不....不要...啊....]

見夏目的陰莖漸漸抬頭,藤蔓便變本加厲的褪去夏目那已濕透的三角褲,使慾望直接露了出來。

在寒風中充血膨脹的下體,楚楚可憐的顫抖著,像是期待著被愛待。

而藤蔓也不在溫柔,而是粗魯的上下搓揉那隨時會噴發的慾望。

[啊......啊...嗯...]

感受到強烈的愛撫,夏目的根部開始脹紅並不停抽動著。

[啊...!!.....哈啊,,,,哈啊.......]

在液體射出來的那一瞬間,夏目的眼前是一片慘白,直至藤蔓將那充滿自己精華的觸手強硬塞入口中。

[嗚.....]

一種男性獨有的雄性腥味在夏目的口腔裡擴散。

儘管夏目想把東西吐出來,但藤蔓硬是把沾有他體液的觸手往喉嚨深處塞,絕望的夏目只好強忍著淚水與嘔吐感艱難的喝下自己的精液。

[不..要..啊.....]

明明才剛發洩完而呈現下垂狀態的下體,卻又因為觸手相繼的套弄而又站了起來,但令夏目更害怕的是,原本聽在穴口前的觸手,開始著描繪皺褶處的線條。

前後的撫弄使得夏目的慾望又更加的膨脹,但心裡,夏目仍在抗拒這一切...

儘管理性已幾乎喪失了。

[....名取..先...生.....名......取...先...]

像個無知覺的人偶,夏目嘴中不停的拼湊出零碎的字句,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呼喊這個人的名字,他甚至覺得這個人,離他好遠好遠。

他還記得自己嗎?

他.......會來救我嗎?

...........

碰!!!!

一陣爆裂聲迴盪在整個庭園。

而煙霧中,兩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日式拉門的前方。

[柊......名取....!]

[夏目!!!!]


一醒過來,就發現夏目的床位是空的。

名取擔心的走了整棟洋房,甚至派出柊與他一起找了,卻連氣息都感覺不到。

連柊這樣等級的式神都感應不到的狀況只有.....

神隱。

破壞結界,而映入兩人眼簾的卻是衣衫不整的夏目。

名取覺得自己一直是個品性修養很高的人,除了今天。

他從來沒有這麼憤怒到恨不得殺了對方。

名取修長的手指一抬,張張相連的紙人偶以美麗的圓弧線灑落在空中,並緊緊依附在藤蔓周圍。

[散落吧....骯髒之物]

說完,紙人發出一道道的刺眼強光。

濃霧伴隨著爆裂聲佈滿整座庭院,陣陣因爆炸而吹起的強風使得柊和名取被壓制在牆邊。

........

..............

.........................

結束...了嗎?

[名取先生快逃!!!!]

夏目話一落完,從煙霧中竄出的深綠色藤蔓朝名取突刺而來。

[......!!]

原本還離自己算有一段距離的兇器,下一秒便出現在眼前。

(這種距離....來不及躲避了....)

[可惡...到最後誰都保護不了嗎.....!?]

名取懊悔的閉上了雙眼。

........

過了許久,並沒有想像中的疼痛,也沒有感受自己的生命正在殞落,只有溫熱的液體噴灑在他的臉上。

......血腥味。

[....柊?]

睜開雙目,眼前的畫面令名取感到一陣暈眩。

巨大的藤蔓刺穿柊的身體,紅色的液體從傷口大量的淌落,而那纖細的身體在眼前搖曳著。

[啊........]

夏目在遠處看了不禁慘叫。

那個很強,很照顧自己的柊.....在噴血?

[主人...我沒事....快去救夏目大人....]

柊吃力的轉身,並用著溫柔的嗓音說著。

但名取仍無法反應過來。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了。

[....主人....!!]

柊聲嘶力竭吶喊了一聲,便昏倒在地,一旁沾染著柊鮮血的藤蔓又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

而名取這時卻蹲在地上,不知是恐懼還是腦筋轉不過來,夏目注意到他的手好像在畫些什麼。

[名取先生!!!]

看到藤蔓以高速衝向名取,夏目高喊著傻蹲在那裡夥伴的名字。

只見原本眼神空洞的名取眼神一利,便展開從掌心延伸出來的紙人形,一瞬間,從名取四周產生一陣濃濃白霧包裹著他,令藤蔓的攻勢緩和,同時也無法隨便發動攻擊。

而在這無人能干涉的空間,名取用他足以魅惑人心的嗓音詠唱言靈。

南之心臟

北之瞳

西之指尖

東之腳趾

隨風而聚集

驅雨而散去

當最後一字念完之時,本來濃厚的霧氣,頓時金光四射。

這時夏目才看出了端倪,原來在濃霧之下所隱藏的,是魔法陣!

而被金光照射到的藤蔓皆如喪失水分一樣,萎靡的垂倒在地。

遠看名取因施咒而狼狽的側臉,夏目從心底衍生出了一種感覺。

(我果然...喜歡名取先生)

不管是在螢幕裡的美艷,戰鬥時的帥氣,還是為了要我安心而露出的微笑。

我...全部都---

[嗚.......]

原本已減弱力道的藤蔓,突然增強了力道,緊緊的捆住了夏目的脖子。

[啊..嗚...不....]

與第一次想要欺負他的力道並不相同,這次,夏目真心覺得這些藤蔓打算將他至於死地。

[夏目!!!]

看著愛人被殘酷的對待,名取狠狠的咬了下牙,決定再施一次咒術。

這次非得要你們灰飛煙滅不可。

「嘻嘻…你以為同樣的招式會對我們有用嗎?」

在名取抬頭狠瞪之際,從地上突然冒出的藤蔓狠狠的將名取揮了出去。

[咳....咳咳....]

摔在庭園圍牆的名取艱難的爬了起來,但因為撞擊力道之大,造成腳步的不穩而再三跌倒在地。

「本來是想要殺了你的,但看來你很重視這個美人胚子,那就從他開始下手囉~沒有意見吧~除。妖。人。」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話一落,夏目覺得纏在自脖子上的藤蔓變本加厲,使他所能呼吸的空氣含量越來越少,而四肢隨著本能開始胡亂抽蓄。

現在的自己在名取先生眼中,一定是醜陋不堪的吧。

[可惡....快動啊...!!]

名取一次又一次的試著驅動自己的身體,卻一次又一次癱軟在地。

看到夏目痛苦的神情,名取自責的流下了淚。

他多麼希望在上面接受酷刑的是自己。

夏目覺得意識遠去,彷彿身體內有個沙漏,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在逝去。

在他眼前,卻出現了不可思議的景象。

[貓咪...老師...?]

橘灰相間的條紋映入夏目的眼簾。

彷彿睡著一般的慈祥的臉,促使夏目用他僅剩的力氣,吃力的抬起了手。

[塔子阿姨...滋叔叔...田沼....多軌...!!]

思念之人的景象一幕幕出現在眼前,但伸手,卻觸摸不到。

[名...名取先...生...]

名取的笑容漸漸遠去,夏目一直忍著的淚,瞬間潰堤而下。

能遇見你,是我這一生的幸福。

[夏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見夏目瘦弱的身體不再掙扎,名取頓時崩潰。

他想要守護的,他所愛的人,如今以沒有機會再保護他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死了死了死了」

尖銳的笑聲穿破名取的耳膜,直接侵蝕著他的精神。

沒有夏目的我,還有活下去的意義嗎?

想完,名取拿起旁邊因爆炸而尖銳的石片,作勢往自己的脖子劃了一刀。

然而,卻有一股力量牽制住他的手。

名取覺得有一股暖流從那隻手傳遞了過來。

[Don't do that~你的朋友還沒死]






(下集待續)



安安,我是希。

呼~終於把(下)給打完了呢~

大家看觸手還開心嗎~~~?(啊啊啊腦洞大開請別怪我)

在此,我得跟各位大大們說聲對不起。

明明說好要在12底時更新,沒想到竟拖到了明年啊(現在應該說今年)

小的謝罪,要切腹了不要阻止我XD~~~((喂

雖說是(下),但因為字數太多了,所以決定再打一篇(最終話 )

下一話即是[溫柔之人]系列的最後一篇,應該也會有h啦...大概= =

那麼,就請大大們繼續追文下去囉,謝謝支持。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 Nozomi 的頭像
希 Nozomi

燈火闌珊處的詮釋者

希 Nozo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悠羽
  • 呀吼!我來啦!
    是說希醬你這次腦洞開很大齁,居然有觸手梗RRR
    嘖嘖,總覺的希醬妳的H尺度越寫越大呢www
    而且還虐到柊了,所謂躺著也中槍XDD
    是說,柊的等級作者大大似乎沒有提到耶,我只記得柊的名字由來是參考自某種可以驅邪用的植物「柊」為參考。
    順帶一問,觸手是要怎麼「長驅而入」呢?(´・Д・)」
    最後,對不起啦~那麼晚才來留言。所以要切腹的話我陪你qwq(喂喂喂)
    還有,請告訴我下一話是HE啊(H.E也可以XDD)
  • 哇...這個職業級吐槽XDD。其實柊這個部分,作者的確沒講很多,因為我覺得她還滿強的(有時候),所以就擅自把她的等級訂得有點高哈哈哈。畢竟再成為腐女前,她跟名取在我心中還滿閃的....。
    大大我H文真的...還要再練,感覺打那部分真得很卡啊~所以如果打不好,可以請悠羽大大來個指點嗎?(大師級!!)
    我個人打壞結局好像不太適合,而且這篇的設定是HE,所以安心吧!期待下回的結局喔!!

    希 Nozomi 於 2016/01/06 22:18 回覆

  • 悠羽
  • 大師級!?沒那麼誇張啦XDD
    只是在成為腐腐之前就被一群腐友追著討腐文或評腐文而已(默)
    另外我覺得這篇H部分還不錯啊~(除了「長驅而入」這個BUG以外XDD)
    孩紙,你還年輕。如果不滿意的話可以隨時調整啊ww
    (某:啊你不是只比他老一年(汗))
    (羽:差一年差很多啦( ̄▽ ̄))
    是說這篇到底是HE還是H.E呢XDD
    對了,如果你的個人資訊沒亂填的話,我們同一天生日哦ww
  • 妳也是末日寶寶喔!!覺得開心~H.E是什麼意思啊?

    希 Nozomi 於 2016/01/07 09:57 回覆

  • 悠羽
  • H.E就是Hentai(日文羅馬發音)END啊wwww
  • 呵呵呵///,到時候就知道了。

    希 Nozomi 於 2016/01/08 20:47 回覆

  • なす きちやち
  • \觸手PLAY賽高/
    第一次看到還在的腐寫手,你創造了我的精神食糧XD。
  • 哈哈哈過獎了啦~因為我自己也很缺糧...

    希 Nozomi 於 2016/01/16 22:41 回覆

  • 催文路人
  • 好看!來催文囉嗚呼呼
  • 因為大考逼近,所以現在無法更文。不過5月中一過,一定會更的!!請等我吧!!

    希 Nozomi 於 2016/03/02 20:19 回覆

  • 悠羽
  • 好久不見囉www
    會考要加油吶!
    是說夏目第五季已預定在今年冬季出沒(☆_☆)
    超感動的啦QWQQQ
  • 悠羽
  • 會考進入倒數,請希醬務必加油!
  • 悠羽
  • 好久不見!
    今天學校辦了畢業典禮呢!這才想起希醬似乎也是畢業生的一員?
    辛苦你了!吶,什麼時候回來聊聊天呢?很想念希醬你呢!
    上了高中也要加油喔!
  • 希 Nozomi
  • 好久不見呢悠羽~~
    呃…其實已經有文章在草稿區了,但我就是...接不下去啦~~~
    因為我是直升班,所以現在還要上課,就有點累...
    但是等我跟妳放暑假的時候我一~定會更文的!!
    所以請等等我~
  • 悠羽
  • 阿~那還真是辛苦呢!
    加油喔希醬!會等你的,更文什麼的不及啦^ ^(眾:明明那麼久沒回你還敢說= =
  • 啊哈哈哈~我迷上鋼彈了((喂喂女子力
    更文什麼的真的好難啊~~

    希 Nozomi 於 2016/06/29 10:51 回覆

  • 悠羽
  • 鋼彈嗎!?
    嗯...雖然對鋼彈不熟,不過悠羽覺得沒關係啊女子力什麼的w
    畢竟這種東西是要「心靈手巧」的人才能組裝的啊XDD
    更文什麼的,表示期待,不過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就已心滿意足了( ´ ▽ ` )ノ
  • 訪客
  • 作者,等的頭髮都白了啊。
    好文就這麼斷了qwqqq
    您怎麼這麼殘忍qwq
  • 哈哈哈哈對不起大大!!
    我沒有棄坑啦~只是太久沒有回二次元了有點生疏
    我跟你保證,在夏目第五季完結前一定會更的!!
    一定喔!!(打勾勾)
    所以請繼續提醒我要更文,謝謝

    希 Nozomi 於 2016/10/01 17:17 回覆

  • 訪客
  • 作者,等得頭髮都白了啊,
    好文就這麼斷了@@@@@@@@@
    你怎麼這麼殘忍@@@@@@@@@@
  • 樓上上之訪客....的旁邊
  • 作者,您看看您到底讓大家等了多久XDD
    樓上雖然不知道到底為什麼要多我那麼多隻小老鼠,不過我看到他的怨氣囉XD

    好啦,其實我是悠羽w
    樓上上是我朋友XD
    他本人非常疑惑於那麼多隻小老鼠能代表什麼,又不知道要怎麼去查。
    所以就叫我來擾民啦(眾:滾啦)
  • 訪客
  • 拜託作者不要棄坑!!!!!
    說好的夏目第五季完結前更文呢????
    為何要如此慘忍~~
    拜託一定要更文~~~~
  • 悠羽
  • 呦,好久不見^ ^
    遲遲不見更文,其實比起想食糧的心情
    更多的是擔心呢,很擔心希醬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我以前也曾當過一小段時間的文手,不過因為某些原因只能退掉這個身份…我能理解無力更文的壓力

    嘛,希醬現在應該比以前忙許多…或許這麼說真的很任性…不過還是希望希醬能夠再回來看看呢!
    如果因為各種原因沒辦法繼續更文了也沒關係,之後也來聊聊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