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

夏目一踏出車子便發出感嘆。

高大的尖塔,圍牆上雕刻的飛禽,以及鐵門內漂亮的宮廷式花園。

眼前的豪宅並非是日本傳統的民房,而是有如凡爾賽宮殿的西式建築。

[我從來都沒有親眼看過這種類型的房子!]

因為從小就輾轉於親戚之間,被視為掃把星的他是不可能出國去玩的。

一想到這裡,夏目不禁垂下了眼。

[怎麼?喜歡嗎?如果夏目想要的話我買下來送你]

看著名取閃亮亮的笑容,夏目感到一陣無力。

[不必]

[咦....夏目君好冷淡.....]

名取垂下了頭,並對夏目露出了乾笑。

這是夏目第一次看到名取露出這樣的表情,但不知為何,有一股不捨的感覺。

[......咦....]

[呃..........]

當夏目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自己正用雙手搓揉著名取柔順的頭髮。

[啊啊啊啊啊啊對不起]

(完蛋了我竟然用對待貓咪老師的方式對待名取先生....!)

夏目連忙縮回雙手並紅著臉不停向名取鞠躬道歉。

[不用這麼緊張啦,夏目,我又沒有說什麼,我反而覺得......]

將要滿溢出來的言語吞了回去,名取也稍稍臉紅露出難為情的表情。

..........

[你們兩位關係還真好啊!]

望向聲音的來源,兩人發現原本緊閉著的鐵門不知何時已經打開了。

而前方站著一位穿著和服的老婆婆。

[讓您見笑了。夏目,這位就是這棟房子的主人,也是這次案件的委託人,菊乃婆婆。]

名取恭敬的向眼前這位名叫菊乃的婆婆行了個禮。

[那個....我是夏目貴志,請多多指教。身分是......]

夏目正在思索接下來的回答。

對了,我在名取先生的眼中到底是什麼地位的人呢?

[名取先生的{老婆}吧!]

[是!.......咦咦咦咦咦咦咦!!?]

看到菊乃婆婆掩著嘴偷偷竊笑之時,夏目感覺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臉部。

在思考所以就胡亂回答了。

不用看也曉得,自己的臉一定很紅。

[啊啊~原來夏目一直都把我當{老公}啊~]

名取用著那招牌微笑看著手足無措的夏目。

[雖然經紀公司要我不能傳出任何戀愛的消息,不過,如果是夏目的話要我馬上回家也可以]

[誰.....誰要當你老婆啊!!!]

夏目用他今天所有的力氣奮力的對名取大吼。

[好了好了你們兩位,風開始轉大了,在這樣下去會著涼的喔!]

菊乃婆婆笑笑的牽起兩位的手。

[好了,歡迎蒞臨寒舍。]

 

 

[唉.......]

夏目躺在客房的床上重重的嘆了口氣。

不知怎的夏目覺得今天好累。

夏目看向浴室,裡面傳來陣陣的淋浴聲。

而在那裏面的,就是害他今天身心靈疲憊的元凶。

(話又說回來,為甚麼我要跟名取先生同一個房間啊!?)

想到下午那丟臉的事,夏目又是一聲長嘆。

[怎麼了嗎?]

就在夏目陷入自怨自艾的旋渦時,名取纏著一條毛巾從浴室走了出來。

[!?]

完美的肌肉曲線就這麼赤裸裸的呈現在夏目的眼前。

[唔.....]

夏目不禁轉移了視線。

(怎麼會....這麼帥啊....)

[夏目.....?不舒服嗎?臉怎麼紅成這樣?]

看著名取那張逐漸接近自已的美艷臉龐,夏目的心跳像是壞掉似的狂跳。

[沒....沒事啦....只是有點累.....]

聽見夏目的回答,名取原本皺著眉的臉龐瞬間轉為關愛的眼神。

[是嗎.....]

名取撩起夏目的瀏海,並在他額頭上蜻蜓點水了一吻。

[!?]

夏目驚訝的顫了一下,並迅速的鑽回被窩裡。

名取看到夏目的反應,便輕輕的笑了一下。

[名取先生.....]

[嗯?]

[那個.....晚安.....]

[晚安]

..........

.................

(嗯......?這裡是.....?)

夏目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正站在一日式庭園的中央。

(是做夢....嗎?)

就在夏目感到困惑之時,從天上落下了一片粉色花瓣。

(.......櫻花樹嗎?還真是漂亮啊)

眼前的櫻花正盛開著。

花瓣隨著風一同吹拂在夏目的臉頰上,他還隱隱約約聞得到只屬於櫻花才特有的芳香。

(....!!有人!)

夏目聽見了一些細瑣的談話聲,便低身潛在旁邊的長草中。

視線有些模糊,但他還是勉強能看到一點。

坐在櫻花樹下的,是一對男女。

女人以靠著的姿勢坐在男人的大腿上,並輕輕撫摸著自己的大肚子。

而男人則已十分關愛的眼神看著眼前的女人。

(有身孕.....原來是對夫妻啊)

夏目看著眼前這對夫妻的互動,不禁感到欣慰。

(如果..爸媽都還在的話.......)

也許畫面也是這麼美麗吧。

想完,夏目闔上了雙目。

而淚,就這麼悄悄劃過他的臉龐。

 

[哈啊~~~]

夏目跟名取同時打了個哈欠。

[兩位,昨天睡得還好嗎?]

在廚房和長桌前來回穿梭的菊乃溫柔詢問道。

[嗯~託菊乃婆婆的福,昨天夢到了好夢!]

[是嗎?那就好。那,名取先生呢?]

[嗯.....還不錯......]

夏目看向名取。

即使他現在還是露出那副笑容滿面的樣子,夏目還是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了疲倦,況且.......

他的黑眼圈更是符合了夏目的推論。

不過,與名取不熟識的菊乃好像沒有發現到這一點。

[那真是太好了!餐點已經準備好了,請兩位慢慢享用。]

菊乃像是松了口氣的坐了下來。

[菊乃女士]

名取放下手中的刀叉,看向正準備擦手的菊乃。

[雖然這麼問有點失禮,不過我還是相當好奇]

菊乃先是停頓了手上的動作,之後便開了口。

[沒關係,請儘管問。]

[.......為甚麼身為這個家的主人,您還要親自為我們準備餐點呢?這些應該是庸人要做的事吧?]

菊乃喝了自己煮的湯,先滿意的點了點頭,之後將目光放在名取的身上。

[.........我想兩位應該都查覺到了吧。這間房子裡,只有我們三人而已。]

[诶......?]

夏目先是驚訝的看著菊乃,後看向餐桌彼方的名取。

(原來名取先生早就發現這個盲點了啊)

夏目內心不禁對名取產生了一種敬佩感。

這個人還是有可靠的時候。

不過的確,在進到這個豪宅以後,除了菊乃婆婆之外什麼人都沒有遇到。

[.......原本這裡十分熱鬧的....]

菊乃用著很懷念的口氣說著。

[執事君,女僕們,大家在一起是多麼的快樂.....但是.....]

講到這裡,菊乃不禁哽咽了起來。

[自從,那棵櫻花樹的事被大家知道後,他們紛紛遞出辭呈。]

[...........]

名取不由得保持了沉默。

雖然僕人們很絕情,但「逃避」畢竟是人類的本能。

所以我才討厭與人類相處。

[.........恕我冒昧,菊乃婆婆...您有家庭嗎?]

夏目小心翼翼的開了口。

[....嗯…有喔....只是.....]

菊乃望向餐桌旁大片的落地窗。

[我的老公,在新婚不久之後便因病去世了。]

聽完之後,夏目感到一絲難過。

[.....對不起,問到不該問的事情.....]

夏目為自己衝動的發問感到慚愧。

[不,沒關係的,我已經釋懷了。況且.....]

[?]

[叮鈴鈴........]

放置在角落的旋轉式古董電話響了起來。

[不好意思,我先接個電話]

菊乃移動著她緩慢的步伐。

[霧珠啊.....怎麼了嗎?不能回來....?啊~如果是工作那也沒辦法了,還有啊…喂!喂!........唉…]

菊乃失望的掛上了電話。

[那個......?]

[沒事,是我女兒打來的]

菊乃慢慢走到座位前,在坐下時便發出「嘿~咻」的聲音。

[女兒是在東京一家有名公司的經理,因為工作繁重再加上這裡有偏鄉,所以我倆見面的次數大概三年一次]

菊乃在形容的過程流露出一股寂寞,這令夏目十分不捨。

[雖然一開始也曾經因為女兒不在身邊而悲傷過,不過現在想想,有一個住在鄉下的麻煩包袱,家裡還鬧鬼,不如不要見面比較---]

[碰!!!]

菊乃驚訝的看著拍打桌面的夏目,而名取更是驚訝到刀叉都掉了。

這瘦豆芽夏目竟然有這麼大的力氣啊。

[請...請不要這樣說,我相信,沒有一個子女會不願意見父母的]

因為我連父母都見不到了啊....

夏目站在餐桌前,忍著要哭泣的心情,用哽咽的腔調訴說著。

菊乃看到夏目的反應,便起身站了起來,輕輕抱住夏目瘦弱的身體。

[謝謝你告訴我,我會好好珍惜這個想法的]

菊乃拍了拍夏目的後背,便轉身看著已從座位上站起來的名取。

[那.....我這就帶兩位去看那棵櫻花樹,請跟我來]

[嗯,麻煩您了]

看著夏目那漸行漸遠的背影,名取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

穿越掛滿了一幅幅名畫的走廊,菊乃停在了一個與西式建築稍微有違和感的日式拉門前。

[到了,這裡就是它的所在處。]

過長的和服袖子在半空中形成了美麗的圓弧。

[哇…...]

夏目與名取不禁發出了讚嘆聲。

眼前的日式庭院,絕對有被稱為桃花源的資格。

(這裡不是...我夢中的場景嗎?)

庭院中的櫻花盛開著,而其他花卉的及人工造景都與夢境十分的雷同。

不過......

夏目皺了皺眉頭。

這裡的氛圍好像沉悶了一點。

[菊乃婆婆~]

夏目出聲喚了喚站在庭院已出神的菊乃。

[為什麼在西式的豪華建築裡,會有像這樣的日式庭院呢?]

[這個嗎.......]

菊乃若有所思的看著櫻花樹。

[因為,夫君一直都很喜歡日式的東西,並一直對這樣的庭院保有憧憬,所以才在西式建築裡面蓋了這麼一座樂園。還有....]

菊乃溫柔的笑了。

[我的丈夫是外國人。]

[咦咦咦咦咦!?]

夏目發出了奇怪的疑惑聲,而菊乃像是早料到夏目會有這個反應似的,微微的聳了聳肩。

像菊乃婆婆這麼適合穿和服的人,竟然嫁給外國人啊.....

[很神奇對吧!我當時也覺得很不可思議,自己生在這麼保守的家庭,竟然選擇了不同文化的老公。不過,年輕人嘛~感覺來了就什麼都無所謂了]

菊乃仰望著頭頂的蔚藍,像是回憶過去般,悄悄的閉上了眼。

[是喔......]

因為夏目沒有這方面的感觸,於是只回應了簡單的字彙。

[不會太難懂啦~]

菊乃走近夏目,並在他的耳根旁悄悄說道。

[就和你跟名取先生一樣]

[才不是呢!!]

夏目聽了,便紅著臉大聲反駁。

菊乃笑了一下,便看向正在思考的名取。

[如果再沒有察覺到的話,名取先生只會更痛苦而已喔....]

菊乃用夏目聽不見的聲音小心聲的低語著。

[話說...這個櫻花樹雖然漂亮,但感覺有點奇怪]

現在明明是夏天了,為什麼春季的櫻花會如此漂亮的綻放著呢?

說完,夏目走近了櫻花樹。

[唔....]

一陣暈眩感突然朝夏目襲來。

[怎麼...了....]

四肢感到一陣無力,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模糊。

「嘻嘻,來了個有趣的人呢~」

「就是說啊就是說啊~看起來好像挺美味的~~」

「越是堅強的人,越想破壞殆盡呢~」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從耳邊傳來了奇怪的嬉鬧聲正侵蝕著夏目的精神。

[夏目.....夏目....!]

名取帥氣的臉龐在夏目的眼中開始扭曲,他也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名....名取先生....]

夏目想伸手安慰眼前已快急哭的大男人,但還沒碰到,手,便垂了下來。

[夏目!!]

在意識徹底消逝以前,夏目聽見了名取的吶喊。

之後,便是一片漆黑。

 

 

 

 

下回更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 Nozomi 的頭像
希 Nozomi

燈火闌珊處的詮釋者

希 Nozo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推的夏的那隻
  • 更新了更新了更新了!!我來了我來了!!(・ω・)ノ
    寫的真的很好,有把主篇的感覺寫出來d(^_^o),而且能在這裡看到那麼多夏目的文真的超感動,但是⋯總有種意猶未盡之感啊⋯⋯(^◇^;)
    (對不起我太貪心了ヽ(;▽;)ノ)
    所以,為了貪婪(?)的粉粉們,請務必繼續加油(=´∀`)人(´∀`=)
  • 不會貪心啦~因為我自己也想食用....(自營生物!?)謝謝你給我的鼓勵!的夏文我等到溫柔之人更完,可能會更新,請持續關注喔!!

    希 Nozomi 於 2015/11/10 21:05 回覆

  • 樓上
  • 當然會持續關注啊XDD
    啊,我叫做悠羽,以後請多指教⋯希⋯醬?
    啊,我的口味其實真的沒有那麼重哦⋯真的(似乎越描越黑了)
  • 請多指教,悠羽醬www
    妳少騙我喔,身為腐女的直覺我能聞到妳對H的渴望((喂喂
    感謝悠羽的支持喔(又一個腐戰友www)

    希 Nozomi 於 2015/11/10 22:23 回覆

  • 訪客
  • 賞個更新吧大爺.....
  • 哈哈哈,大概要等到12月底才可以更新,請在等一下下。謝謝支持!!

    希 Nozomi 於 2015/12/06 08:49 回覆

  • 悠羽
  • 嘛...12月底已經要到了吧www啥時更啊?
  • 哈哈哈~模擬考考完~再等等喔!

    希 Nozomi 於 2015/12/22 00:47 回覆

  • 悠羽
  • 考試啊,那要加油喔!
  • 嗯!!

    希 Nozomi 於 2016/01/03 11:50 回覆